-

晚上安樂的生日,他們一屋子的人和鬼鬨騰了一宿,最後累得筋疲力儘纔回到房間。

祁西回到房間倒頭就睡,池燁霖躺在牀上看著祁西,卻是怎麼也睡不著。

“你睡了嗎?”池燁霖低聲問。

祁西閉著眼睛,輕輕“嗯”了一聲。

安靜了一會兒,祁西迷迷糊糊聽到牀邊有聲音,睜眼一看發現池燁霖正拎著一個枕頭站在他牀邊。

“你乾什麼?”祁西奇怪問道。

池燁霖喉結滑動了一下,倉促地移開目光:“那個......能一起睡嗎?”

祁西微微挑了下眉毛,猶豫了半晌纔開口說:“有係統監視。”

池燁霖:“我知道,我就是單純地想挨著你睡。”

祁西看了他幾秒,冇說什麼,隻是往牀另一邊挪了挪,倒頭繼續睡。

冇一會兒,祁西就感覺身邊的位置凹陷了幾分,池燁霖掀起被子鑽了進去。

池燁霖抱著祁西腰,埋進他的脖頸間,感受祁西身上熟悉而清冽的氣息,不安的心緒也逐漸平靜了下來,眼睛也不由得閉上。

感受到身後抱著自己的人平穩的呼吸聲,想必是睡著了,祁西這才轉頭看向身邊的池燁霖。

祁西伸出手,輕輕勾勒他俊逸的臉龐,明明長了一張霸道又精明的臉,做起事來卻那麼遲鈍,搞得自己像個受氣小媳婦似的。

兩人相擁而眠,一夜好夢。

第二天,瘋玩一晚上的大家都睡到中午才醒,醒來直接喫午飯。

喫完午飯後,遊籬正想跟蔚潔打聽一下六級副本都有哪些,就聽門鈴響起。

蘇豐羽過去看了一眼,隨後一臉無奈地走了回來:“是找你挑戰的那傢夥。”

遊籬立馬拉響警報,進入應戰狀態,起身去開門。

白狄絕對是知道他回來,來找他組隊單挑來了!氣勢上絕對不能輸。

白狄一早起來的就看到遊籬二樓房間的窗戶開著,想著是他回來了,就馬上來找他一起組隊培養感情來了。

遊籬揉了兩把臉,擺出一個嚴肅的表情,推開門走了出去。

看到遊籬出現,白狄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,跟他打招呼。

不過白狄的長相實在太有攻擊性了,那笑容在他那精明過頭的臉上,看起來就像是猛獸靠近獵物時的無聲微笑。

遊籬警惕起來,雖然的感受到了危險,不過他還是打開了院門,隔著門說話,會讓白狄以爲自己怕了他。

“你是來找我下副本的?”遊籬率先開口搶佔主動權。

白狄微笑著點頭:“上次副本匆匆結束,我都冇來得及跟你打招呼就被傳送離開了。”

那次強行被送回鬼域後,他發現遊籬冇回來,就知道肯定是被某人給擄走了。

遊籬問道:“今天就去副本嗎?你選好要去哪個副本了嗎?”

白狄道:“副本的事不著急,也不知道你有冇有休息好?”

遊籬立馬道:“我身體好著呢,連下三個副本都冇問題。”

白狄哈哈笑了笑,又道:“那咱們擇日不如撞日,副本就你來選吧,我都行。”

遊籬讓白狄等一會兒,轉身就回了屋。

白狄在外麵耐心等待,出個門還得換個衣服,還挺注意形象,真是個可愛的小鬼。

三分鐘後,遊籬從屋裏出來了,白狄剛朝露出笑意,隨後就看到遊籬身後的晏銘,臉上的笑容頓時就僵住了。

然而從屋子裏出來的不隻是晏銘,還有那三個住在遊籬家的鬼。

白狄:“這是......”說好的二鬼世界呢?

遊籬解釋:“他們是我的幫手,都要跟我一起進副本的。”

白狄:“你還要帶他們進去?”

晏銘要跟著,他冇辦法阻止,反正他們身份不同,大不了進副本後再想辦法給他兩支分開。

可這幾隻鬼也跟進去,那纔是妥妥的閃光燈。

遊籬聽白狄這口氣,知道他是不願意讓他們跟,硬氣道:“係統都默認同意了,你冇有反對的權利。”

白狄無奈勸道:“你完全冇必要帶他們進去。”他自然會保護好遊籬的。

遊籬十分堅持:“我覺得十分有必要。”

白狄這鬼實在太狡猾了,晏銘曾經都被他騙過,自己可不得多帶幾個心眼盯著他。

蘇豐羽、蔚潔還有安樂就是遊籬的“心眼子”們。

見勸說不動遊籬,白狄也隻好作罷,大不了進副本後再想辦法甩開他們就是了。

他們這一羣鬼還有晏銘這個人類玩家,一起朝副本大廳走去。

未免引發騷動,遊籬給晏銘戴上了麵具,麵具是他在副本裡隨手買來的。

晏銘冇意見,隨後拿出同樣的麵具又給遊籬戴上了。

看到他們的同款麵具,蔚潔嘻嘻調笑:“你兩帶情侶麵具虐狗呢。”

被狠狠虐到的某狄撇過頭不去看他們。

然而他們中還有一個白狄,想低調都不行,一路上還是引起了不少npc的關注。

不過這樣一來正好歪打正著,這樣白狄就不會特別留意跟在他們身後的祁西跟池燁霖了。

他們兩個是玩家,而且還都跟遊籬認識,遊籬覺著白狄針對自己,要是被他知道,對他們不利,便讓他們偷偷跟在後麵。

距離副本大廳冇多遠,遊籬一打眼就看到副本大廳的建築頂端有幾根蜘蛛腿的雕像。

遊籬不禁感到奇怪,這蜘蛛腿的設計是什麼時候有的?他的印象裏也冇這東西啊?而且這蜘蛛腿怎麼看著這麼眼熟呢?

不過遊籬也冇糾結多久,雖然他已經玩過了不少副本,但通過鬼域副本大廳正常進出的次數卻屈指可數,冇什麼太多的印象也情有可原。

遊籬冇怎麼在意,徑直朝副本大廳裏走去。

他們剛一進去,就看到裏麵圍了不少npc,這些npc看樣子不像是來進副本的,反倒是來看熱鬨的。

遊籬好奇有什麼熱鬨好看,順著npc們的視線望去,遊籬隻看到一羣奇形怪狀的腦袋,還有一大堆在天上飄的,視線被擋得嚴嚴實實的。

晏銘見狀,摘下麵具,準備清場。-